新疆18选7开奖查询|新疆18选7走势图
當前位置:首頁 >> 議政調研>> 理論動態

高質量發展給民營經濟帶來的機遇和挑戰

來源:中華工商時報 發布時間:2018年01月26日



●高質量發展是民營經濟適應社會主要矛盾變化的必然選擇
●高質量發展是民營經濟適應轉方式、優結構、換動力的必然選擇
●高質量發展是民營經濟適應數字經濟時代到來的必然選擇

黨的十九大對我國經濟發展作出了一個重大判斷,就是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我國經濟發展也進入了新時代,基本特征就是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推動高質量發展,是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必然要求,是適應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變化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必然要求,是遵循經濟規律發展的必然要求。轉向高質量發展,這既是當前中國經濟發展的基本特征,也是未來中國經濟發展的基本目標。正確認識和全面把握高質量發展的時代背景、基本內涵和目的要求,以及所帶來的機遇和挑戰,對于引導廣大民營企業牢固樹立高質量發展意識,堅持走轉型升級和創新驅動發展道路,為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需要提供高質量產品和優質服務,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

高質量發展是民營經濟適應社會主要矛盾變化的必然選擇

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這一社會主要矛盾的深刻變化,決定了我國經濟必須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才能適應人民日益增長的對美好生活的需要。
首先,必須用高質量的發展,才能滿足人民對物質文化生活的更高要求。當前我國人均GDP達到8000美元,進入中高收入國家行列,這標志著人民需要從追求數量階段轉向追求生活品質的新階段。從恩格爾系數來看,2017年我國居民恩格爾系數為29.3%,進入聯合國劃分的20%至30%的富足標準。在這種情況下,人們的食品消費開始從吃飽吃好更多轉向吃出品味和文化。從國際發展經驗來看,人均GDP達到8000美元后,消費者對衣、食、用等基本生活必需品的消費轉向追求品種、品質、品牌,注重安全、健康等。麥肯錫報告顯示,中國50%的消費者表明自己追求優質產品,消費者的選擇正在從大眾產品向高端產品升級。據統計,目前中國人購買的奢侈品占全球的45%。從居民消費升級的基本規律來看,我國居民消費將更多地從生存型升級到發展型和享受型,2017年,在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中,教育文化娛樂支出比上年增長8.9%,醫療保健支出增長11%,均明顯快于人均消費支出7.1%的平均水平。居民耐用消費品擁有量增加,2017年全國居民每百戶家用汽車擁有量為29.7輛,每百戶移動電話擁有量為240部。國內旅游和出境旅游人次,連續五年增長均超過10%。2017年,全國旅游人數達到45.3億人次。
其次,必須用高質量的發展,才能滿足人民對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的要求。隨著物質文化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期待越來越廣泛,越來越具有多層次、多樣化、多元化的重要特征。如從2013-2017年期間,人民網每年都會在全國兩會召開前對“民眾期待什么?”進行調查。調查數據顯示,人民對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的要求越來越強烈。2013年列出的網民關注的十大問題分別是社會保障、反腐倡廉、收入分配、住房保障、醫療改革、穩定物價、食品藥品安全、法治中國、行政體制改革、國防建設;2014年食品藥品安全上升到第三位;2015年收入分配排到第一;2017年反腐倡廉排在第一,然后分別是社會保障、醫療改革、就業和收入、教育公平、住房、環境保護、公共安全、依法治國、脫貧攻堅。五年來,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的問題都位列其中。
再次,必須用高質量的發展,才能解決經濟結構失衡問題。相對于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我國經濟發展中的結構性矛盾還比較突出:比如產業結構,服務業所占比重低于同等發展中國家大約10個百分點以上,傳統制造業占制造業的比重高達80%以上,農業勞動生產率僅相當于美國的1%左右;又如城鄉結構,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倍差2016年仍為2.72,收入差距較大;又如區域結構,據有關部門調查的報告顯示:東部地區進入提升品質階段,而西部地區仍處在滿足基本生活階段,區域差距較大。這些重大經濟結構的發展不平衡,必然導致供給與需求之間的不平衡,使可持續發展受到挑戰,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得不到有效滿足。
綜合以上情況可以看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意味著人民生活已由“能過好”向“過更好”轉變,意味著城鄉居民消費由中低端向中高端轉變,意味著市場需求開始由數量滿足型向質量滿足型轉變。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推動了市場需求的變化,這就要求廣大民營企業順應市場需求變化而變化,牢固樹立高質量發展意識,認真研究好市場、研究透市場,根據市場需求變化調整投資結構、產業結構和產品結構,為社會提供高質量的產品和優質的服務。

高質量發展是民營經濟適應轉方式、優結構、換動力的必然選擇

工業化早期的經濟增長主要依賴資源、土地、人口等初級生產要素,而要保持持續增長,最終需要依靠技術進步和效率提升。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經濟持續保持近10%的高速增長,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我國制造業產值占世界的比重超過20%,連續7年保持世界第一制造大國地位;按照國際標準分類,在制造業的全部22個大類中,我國有七大類行業規模名列全球第一;在500多種工業產品當中,我國有220多種產量居世界第一;工業制成品出口約占全球的1/7,是全球最大的工業制成品出口國。但同時,由于這一時期的增長方式總體上是粗放的,因此不可避免地帶有數量規模快速擴張的特征,伴隨著一些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矛盾和問題。
面對新情況新問題,黨中央作出了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的重大判斷。從支撐我國經濟增長的因素和條件看,已經或正在經歷著許多新的變化,包括我國勞動力人數從五年前開始下降,農民工進城數量減少,工資水平相應上升,勞動力低成本的優勢正在減弱;房地產等終端需求和鋼鐵、煤炭等重要工業品相繼出現歷史需求峰值,增長速度明顯減緩,產能過剩和產品庫存過多等問題突出;土地等資源價格上升,部分城市房價高企,生態環境壓力加大,有些方面接近甚至超過承受底線;金融與實體經濟之間、房地產與其他領域之間、實體經濟內部出現嚴重不平衡,部分領域杠桿率過高,金融風險增加,經濟增長效率呈現下降態勢。伴隨著這些變化,我國經濟結構出現重大轉變,經濟增長轉向更多地依靠消費、服務業和國內需求,更多地依靠勞動者素質提高、技術進步和全要素生產率改進。相應地,經濟發展階段開始轉換,由過去的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不可能像以往那樣主要依靠要素投入數量的增長,必須轉向更多依靠全要素生產率的提高,必須推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
從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實際上是從“有沒有”到“好不好”的轉變,從中國制造到中國創造的轉變,從中國速度向中國質量的轉變,從中國產品向中國品牌的轉變。高質量發展的內涵,就是體現新發展理念的發展,是創新成為第一動力,協調成為內生特點,綠色成為普遍形態,開放成為必由之路,共享成為根本目的的發展。
按照高質量發展的新理念,在轉變發展方式方面,就要從主要依靠增加物質資源消耗實現粗放型高速增長,轉變為主要依靠技術進步、改善管理和提高勞動者素質實現集約型增長。在優化經濟結構方面,就要由資源密集型、勞動密集型產業為主向技術密集型、知識密集型產業為主轉變;由低技術含量、低附加值產品為主向高技術含量、高附加值產品為主轉變;由高成本、低效益向低成本、高效益的方向轉變;由高排放、高污染向循環經濟和環境友好型經濟轉變。在轉換增長動力方面,就要從規模速度型粗放增長轉向質量效率型集約增長,從增量擴能為主轉向調整存量、做優增量,從生產要素投入驅動轉為創新驅動。
我國的民營企業絕大多數是中小微企業,基本處于產業鏈低端,不少屬于勞動密集型、資源依賴型和能源消耗型企業。前些年,許多企業憑借著人口紅利、廉價的土地、能源原材料把企業發展起來。但是,隨著我國勞動力、土地、資源、原材料等生產要素成本的上升,環境承載能力已經達到或接近上限,低成本制造的傳統優勢逐步喪失,粗放式的發展方式已經難以為繼。把握高質量發展新階段的基本特征和要求,對于正確認識我國經濟邁進新時代,對于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對于民營企業加快轉型升級、走創新驅動道路具有重要意義。
高質量發展是民營經濟適應數字經濟時代到來的必然選擇

眾所周知,從原始社會、到農耕文明,再到工業文明,“效率”是劃分人類歷史不同階段的重要標準,只有效率的大幅躍升,才能標志一個新的文明時代開始。如今,數字經濟帶來了經濟效率、時間效率、勞動力效率的全面提升,它將成為人類文明進步的新動能。當前,繼機械化、電氣化、自動化等產業技術革命浪潮之后,以信息網絡技術加速創新與滲透融合為突出特征的新一輪工業革命正在全球范圍內孕育興起,數字經濟正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驅動力。各行各業加速向數據化、網絡化、智能化方向延伸拓展,新產業、新產品、新模式、新業態、新服務層出不窮,數據正在成為這個時代最寶貴的資源。
數字經濟,就是以信息和知識的數字化編碼為基礎,數字化資源為核心生產要素,以互聯網為主要載體,通過信息技術與其他領域緊密融合,形成的以信息產業以及信息通信技術對傳統產業提升為主要內容的新型經濟形態。數字經濟,給我國帶來前所未有的“生產生活大爆炸”。幾年前,不少人對數字經濟的理解還停留于“集市上的買賣搬到網上做”。如今,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等新興科技已經創造出新的奇跡。統計顯示,2016年中國數字經濟規模已達到22.4萬億元,占GDP比重達到30.1%。有機構預測,2035年中國整體數字經濟規模接近16萬億美元。10年前,中國電商交易不到全球總額的1%,如今占比超過40%,超過美國、英國、日本、德國、法國的總和。2016年,中國個人消費相關移動支付額高達7900億美元,相當于美國的11倍。過去五年,中國互聯網消費的復合增長率達到32%,居世界第一,而美國只有8%,僅是我國的四分之一。當前,全球跨境寬帶數據總量已是2005年的45倍,預計未來5年將進一步增長數倍。中國擁有7.31億網絡用戶,每天50億次百度搜索點擊,每個微信用戶每天平均66分鐘的使用時間,每天發送380億條微信,每天1.75億次支付寶交易,這些海量數據使我國經濟在下一輪數據全球化中將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以華為、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京東、小米、滴滴出行、美團為代表的數據技術企業,正在引領和帶動無數企業向數據化、網絡化、智能化領域進軍,并取得了驕人的業績。動輒數萬億的市場規模,將為整個經濟帶來新的貢獻,也預示著經濟發展的高質量必然以數字經濟為引擎。
目前,萬物“數據化”浪潮已經向我們奔涌而來。現實生活中,每一個人進商店、每一個訪客在網上訪問、每一次言行舉止,都被數字表達、存儲為數據。數字不僅能標識各式各樣的物品,甚至能表達行為、變化乃至思想觀點。萬物“數據化”表達的數據信息,已經成為勞動、資本、土地和企業家才能之外的“新生產要素”。奔騰翻涌的萬物“數據化”浪潮,正促使我國加速步入數字化社會,也驅動智能設計、智能制造、智能營銷大發展。在當今世界五百強中,排名前十位的公司,有八個與數字產業有關。
產業數字化是面向未來的發展趨勢。傳統企業只有在數字經濟的坐標下重構發展戰略和商業模式,創新企業文化和管理,充分發揮了解用戶需求、了解行業規律的優勢,乘勢而上實現數字化轉型,才能推動傳統產業的跨越式發展,實現企業在新時代下的再騰飛。我國廣大民營企業一定要認識到數據技術給經濟社會帶來的巨大影響,積極促進數字經濟、數據技術和實體經濟融合發展,通過數據促進傳統產業升級,大力發展機器人技術、無人駕駛技術、人工智能,努力釋放經濟新動能,在數字經濟時代潮流中大顯身手。
(作者系全國工商聯原副主席、中國民營經濟研究會會長)

新疆18选7开奖查询 今天快3走势图 麻将二人雀神怎么玩 广西11选5走势图表 中国麻将协会官网 黑龙冮11选5开奖 上海百搭麻将玩法视频 云南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可以对现金的棋牌游戏 新11选5技巧走势图 快乐十分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