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18选7开奖查询|新疆18选7走势图
當前位置:首頁 >> 創富/英杰>> 商界英杰

王曉偉和菊花白的故事

來源:房山區工商聯 發布時間:2019年04月03日

【幾百年過去了,皇上愛喝的菊花白還在,仁和老號也續上了香火。堅守這份文化遺產的是一位年輕人。】


觸摸歷史

人到三十,遠還不是梳理自己經歷的年齡,可自從王曉偉當上北京仁和酒業的掌門人以后,每每觸摸到菊花白那厚重的歷史,就總會想起人生路上的各種機緣。

可不嗎,從一名專業運動員到一家企業老板,這種跨越不是每個人都能完成的。不是機緣是什么?

許多老字號企業都愛把自己的產品歷史跟皇親國戚聯系起來,有的是那么回事,有的不太是那么回事。而仁和酒業的菊花白,確實跟皇宮貴族有著扯不斷的關系。這是一款清代宮廷養生酒,有近300年歷史。原來只有內宮的皇上、妃子、貝勒爺能喝上,外朝的大臣們都嘗不到。趕到同治年間,宮廷縮編,包括在宮里造酒的太監都被精兵簡政,皇上又怕太監們沒了飯轍,就把菊花白、蓮花白、玫瑰露、桂花陳等御酒秘方賜給這些太監,也好讓他們在外面有個營生。這些太監出來后就成立了仁和字號,做宮里用的東西,也接著做酒。定期或不定期地往宮里送,得賞銀,換財物,吃的還是宮廷飯,用的還是朝廷的資源。等沒了皇上,這皇上愛喝的御酒就成了達官貴人所愛,仁和號還是跟上層社會打交道,買賣自然沒有衰敗。

王曉偉掌管的這家北京仁和酒業,便是原來皇上的那根支脈。

老仁和最早在西什庫,后來又搬到海淀西大街。原來有三間門臉,不光是做酒,還經營其它業務,相當于一個雜貨店。

公私合營后,老仁和就散了。業務也都歸了類,其中雜貨歸了日用百貨或是工美行業,仁和的釀酒師傅呢,自然就歸了各家酒廠。到了1959年,趕上新中國建國十年大慶,各行各業都爭著向國家獻禮。有仁和的技師拿出御酒方子獻給國家,菊花白等宮廷配制酒也就成了國營產品,也曾受到市場歡迎。可再后來,菊花白等御酒的命運就不那么順當了。

假設重生再世的菊花白沒有最終落腳在京郊良鄉的長陽,假設落腳在長陽的國營菊花白沒有衰敗,也就沒有了后來王曉偉和菊花白的故事了。巧的是,王曉偉就是長陽人。趕到酒廠衰敗了,他又剛好掘得第一桶金,這又不能不說是一種機緣巧合。

生于1978年的王曉偉,打小就知道長陽農場有家酒廠。后來這家酒廠改名為仁和。小時候,每次從酒廠門口路過,都會盯著那兩個字看,很喜歡,覺得特古老。不過,小時候的王曉偉最喜歡的還是體育,特長是中長跑。從學校第一名跑到區里中學生比賽的第一名,又在北京市的比賽里取得了好名次。這時,有老師看他是個當運動員的苗子,就推薦去市體校。可體校那位管中長跑的老師嫌他個矮,沒發展前途,不要他。奇怪,跑步跟個頭高矮有什么關系?以前跟個高的賽跑,自己不是照樣超過了他們?正在王曉偉郁悶的時候,打門口路過一個人,瞧見王曉偉,站住了,說:“甭練跑步了,跟我學柔道吧!”就這樣,他干上了柔道。

相中王曉偉的那位柔道教練應該算是伯樂。王曉偉在體校練了三年,又在專業隊干了七年,前后當了十年專業運動員。拿過全國冠軍,還在洲際比賽得過亞軍,成績相當不錯。只是男子柔道至今也不是中國體育的優勢項目,王曉偉把能努力做到的都做到了,也算對得起自己和教練的栽培,于是他開始想到退役。

2000年,王曉偉正式退役。本來他可以當教練,繼續吃柔道這碗飯,可他想開創屬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上班沒幾天就去倒騰服裝。結果是做賠了,他也只好再找單位去上班。后來趕上永定河清淤,他看上了沙石料生意。那可是要用大錢投設備的買賣,他哪有那么多資金。窮則思變,他想到了一個經商的叔叔,就說服叔叔當投資人,自己做起了高級打工仔。叔叔只管投錢,剩下的事都由王曉偉去做。其實這也是叔叔對他的信任。他當過運動員,能吃苦,有責任感,這就是做事的基礎。當然,也是因為叔侄關系,換了別人,誰也不會拿幾百萬冒險。

沙石料生意做得比較順,王曉偉博得叔叔的更大信任,也掘到自己的第一桶金。可干沙石廠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營生,單從環保的角度看也不是常事。正趕上家門口的仁和酒廠經營不下去了,王曉偉跟叔叔一商量,就承包了下來。

“也是一種緣分。”王曉偉說,“我喜歡這個酒廠,覺得它與眾不同。再往深里了解,知道了菊花白的歷史,更覺得有意思。”

不錯,王曉偉觸摸到的是一段廣為人知又鮮為人知的歷史。想起小時候看到“仁和”二字的那種感覺,他覺得這種緣分其實就是一種文化感染。只可惜,等到他接手時,酒廠已經停產,設備堆在屋里。廠房院落已經破敗不堪……

這是在2003年。


面對現實

從長陽酒廠到仁和酒廠,菊花白其實也有過一段輝煌。盡管這段輝煌跟當初老仁和的御酒不能相提并論,但在市場上廣受歡迎的程度,足以讓酒廠收益頗豐。

改革開放后,長陽農場致力于發展經濟,找仁和老號的后世傳人求得御酒秘方,成立了長陽酒廠,并聘其為酒廠副廠長,主攻恢復菊花白的生產。隨后又給市政府打報告,申請將酒廠恢復為老字號企業。因為與宮廷御酒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又請來愛新覺羅·溥杰先生鑒定。溥老乃皇上至親,對宮廷養生酒當有發言權。他對長陽酒廠生產的菊花白表示認可,并親筆為酒廠命名,長陽酒廠生產的菊花白,正式以溥杰題寫的“仁和”而命名。

1981年,菊花白正式上市,在廣交會上受到日本、臺灣及港澳客商的青睞。后來又經香港轉銷到東南亞國家。在國內市場也有很好表現。當時,仁和酒廠的菊花白年產高達3000噸。

在王曉偉看來,菊花白毀就毀在這3000噸上了。“量太大,就開始建分廠。”王曉偉說,“宮廷酒做的一定是酒中上品,原材料都非常講究。產量過大,原料不夠,就以次充好,品質就下來了。酒民雖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知道這酒好不好喝。后來都說這酒不好喝了,慢慢也就不喝了。”

更慘的還有跟菊花白齊名的蓮花白。那也是與菊花白同宗同族的宮廷保健酒,二者相輔相成,相得益彰。誰知道,河南還有個蓮花露眼瞅著北京的蓮花白出身皇族,就搶先把“蓮花”商標給注冊了,蓮花白就不能叫蓮花白了。無奈之下,改名為玉蓮白。把主體的名稱改了,丟掉的是一段歷史,損失的是市場原有的認知度。沒了品牌價值,蓮花白也就慢慢淡出了市場。

沒了市場支撐,酒廠自然會落到瀕臨倒閉的地步。可以想象,接手這樣的企業,等于是接下一個爛攤子。要想讓一個瀕臨倒閉的企業起死回生,談何容易!

王曉偉從2003年開始承包仁和酒廠,干了一年,覺得酒廠的國有體制依然對企業多有束縛,就跟甲方提出一次性買斷方案。正趕上中央力推國有企業抓大放小,王曉偉很快便在2004年對企業實行了股份制改造,成立了現在的北京仁和酒業股份有限公司。

原本以為可以進入正軌了,卻又有股東覺得酒廠掙錢太慢,決意退股。萬難之中,王曉偉也猶豫過,因為改造過的仁和酒業轉手賣出去也能賺上幾百萬,接著干下去,也可能把老本都賠進去。但王曉偉舍不得賣掉酒廠,他看中的是這份事業,毅然決然地把退股股東的股份給買下來,心說了:扛也要扛過這道難關。剛好那時候,國家出臺了一個鼓勵給中小企業貸款擔保的政策,有了貸款,仁和酒廠很快就運轉起來。

市場經濟就要按市場規律辦事。怎么辦?酒行業自然有酒行業獨特的地方。和計劃經濟體制下的酒廠相比,改制后的仁和酒業要有自己的經營理念。

出好酒,賣好價。這是王曉偉的產品定位。

有人不理解,說:原來的菊花白也就賣到幾塊錢和十幾元,一下子竄到上百元甚至幾百元,是不是異想天開?

王曉偉不為所動,卻也耐心解釋。

菊花白和蓮花白等宮廷養生酒的配方都是很嚴謹的,核心的配方和核心技術只有幾位技師掌握。王曉偉形容,這就像廚師炒菜一樣,同樣的原料,不一樣的廚師,菜就不一個味兒。

面對現實,王曉偉認為一定要把菊花白的品味做出來,這樣才能有別于那些濫竽充數的御酒。從實際效果看,王曉偉的路子走對了。高質高價的菊花白,重新贏得小眾群體的喜愛,因為品質,也因為其特有的文化內涵。

“其實菊花白和蓮花白是姊妹酒,兩者一佛一道,缺一不可。菊花白、蓮花白的家就在北京,到了別處怎么出清廷御酒呢?”

日前,躊躇滿志的王曉偉又在準備恢復蓮花白的生產。他們現在也在和國家商標總局商量,打算注冊仁和牌蓮花白。他認為,蓮花白的秘方和技術都掌握在北京仁和酒業的手里,不能浪費了。


堅守文化

近些年來,酒文化已經是一個幾乎被用濫的詞匯了。究竟什么是酒文化,王曉偉也不想夸夸其談,他認定,一款有歷史淵源的酒必須要有相應的品質,這樣才有文化品味。

菊花白師法自然,讓酒和自然結合。從視覺上看,普通的藥酒和保健酒都是帶顏色的,那是因為藥和酒是脫離的,喝下去藥味沒了就是酒味。而菊花白的菊香、酒香、藥香非常協調,酒和藥相融合,入口感覺非常干凈。

別以為這是給菊花白做廣告,其實菊花白不用做廣告。

菊花白需按季節生產,每年十月到來年三月,加上陳貯工序,生產周期在八個月左右。再加上菊花白用料講究,所需原料都要細分到當時供奉皇宮的原產地,這就限制了產量。正因如此,仁和酒業的菊花白采用的是訂制銷售,市面上很少,也就犯不上做廣告。

“宮廷的做法就是高來高走,從來不會計較它的價格,要的是品質,要的是高端。”這是王曉偉的觀點。

有人曾建議王曉偉不要過于陽春白雪,適當出些低檔產品,他認為這樣就失去了宮廷的意義。倒不是他看不起低端市場和低檔酒的消費者,是市場調查告訴他,經常飲用烈性酒的人,并不習慣喝菊花白,或者說菊花白的酒精刺激性不能達到那部分消費者的滿足。他覺得這就如同喜歡昆曲和喜歡喜劇小品的兩類人,你不能認為小品市場火爆就把昆曲改成小品。要么做小品,要么就做昆曲,不能兼得。

看得出,王曉偉是要堅守一種文化。用他的話說,喝酒也是一種品味修養,只有站在文化層次上面才能享用菊花白。

事實上,王曉偉并沒有把菊花白完全當做一種酒類產品,而是一種傳統文化現象。他認為,隨著國民對傳統文化認識的逐漸提高,很多具有傳統文化特色的文化現象都會在復蘇中促進中國傳統文化的復興。他總是跟員工強調,“我們不單是在做一個企業,也是在做一個文化、做一個文化的傳播。”他喜歡“仁和”,是因為喜歡中庸。

文化都是相通的。當初柔道文化的熏陶使王曉偉對酒文化多了許多悟性。他很佩服仁和酒業現在的總工,那老爺子,對北京文化特有研究,喜歡古典文學,喜歡戲曲。六十多才開始學電腦,但電腦水平在廠里是最高的。他能把菊花白等秘方保留這么多年,完全出于一種修養和境界。當初很多人出高價買這個方子,他就是不為所動,認定只有仁和才能做出真正的菊花白。畢竟這是老祖宗留下的好東西,不能給做濫了。

北京仁和酒業的總工是位性情中人,對王曉偉的影響很大。現在,王曉偉只把菊花白當做了一門手工技藝,不要求做多大,也不想鋪開了去做。他認為,真的那么去做,菊花白就算完了。

天道酬勤,由國營酒廠改制成的民營股份制企業,北京仁和酒業的菊花白以配制酒傳統釀造技藝,榮列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這是王曉偉帶著原班人馬邁出的一大步。那以后呢?

王曉偉說:“踏實點,一步一步走!”


新疆18选7开奖查询 MG线上试玩 近期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双色球怎样投注最好 全国曲棍球比赛视频 麻将游戏下载手机版 万人千炮捕鱼百度版 scp-823恐怖嘉年华 不倒翁对冲的投注法 加拿大时时彩官网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